画星星高手

It nerver rains but it pours.

初读《围城》

每个人都像方鸿渐,跳不出自己的这座围城。 ——题记 其实我对钱钟书的这部《围城》心仪已久,第一次打开是在去年八月开往广州的高铁上,直到最近才算全部读完。倒不是钱老有多少长篇大论,而是因为我有个习惯——喜欢用琐碎的时间读书…